RSS订阅

广东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省级站点>广东

广东正规划建设25-30家P3实验室,5年内有望建成P4实验室

2020年05月26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南方日报 发布者:
摘要: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P3实验室发挥了重要作用,分离病毒毒株,研究病毒的侵入机制、变异追踪,以及疫苗研发、药物筛选都需要在P3实验室中进行。

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P3实验室发挥了重要作用,分离病毒毒株,研究病毒的侵入机制、变异追踪,以及疫苗研发、药物筛选都需要在P3实验室中进行。


在全国两会上,P3实验室的建设成为代表委员们热议的话题。针对目前广东缺乏高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的现状,不少代表都呼吁广东应加大P3及P4实验室的布局建设。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科技厅厅长、韶关市市长王瑞军透露,目前广东科技厅牵头已经形成了一个P3实验室的规划建设方案,规划建设25~30家P3实验室,“希望三年内我们能够解决基本的P3实验室的需求,在5年内至少建成一个P4实验室”。


广东P3实验室缺乏的“短板”非常突出


根据传染病原的传染性和危害性,国际上将生物安全实验室分为P1、P2、P3和P4四个生物安全等级,等级越高,防护水平越高。


“从SARS、H1N1、MERS、埃博拉、H5N7等病毒到新型冠状病毒,所有相关研究都需要在P3或P4实验室中进行。”全国人大代表、清远市人民医院党委书记周海波说,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分离新冠病毒毒株,研究病毒的侵入机制、变异追踪,以及疫苗研发、药物筛选都需要P3实验室的平台。


目前,我国的P3实验室一般分布在高校、科研机构和海关等单位。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是目前我国4家拥有能对病毒动态监测的P3实验室的医院之一。


疫情发生后,该院的P3实验室24小时无休,日夜灯火通明,开展高危临床样本的检测、病毒的分离、培养鉴定和试验。“P3实验室在我们此次疫情应对中起到了‘定海神针’的关键作用。”该院P3实验室主任张政说。


相比美国及世界上其他国家,中国的P3及P4实验室数量和规模均严重不足。


“我们的短板非常突出。”王瑞军指出,美国有近1500个P3实验室,几乎只要是医疗机构或医学院都有设置。“相比较而言,中国的高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很缺,广东更缺。”


他透露,目前,全国只有两个P4实验室,分别在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和哈尔滨兽研所,其中后者只能做动物研究。广东至今还未有一家P4实验室,也没有能做大动物实验的高等级P3实验室,只有5个等级还不够高的P3实验室。


作为呼吸系统传染病救治和研究的“国家队”,钟南山院士团队一直未拥有独立的P3实验室。在此次疫情中,团队使用的国家重点实验室高致病病原微生物研究室是由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和广州海关技术中心共建的P3实验室。


利用这一实验室,该团队在呼吸道、粪便和尿液等病例标本中分离出新冠病毒,并开展药物的筛选和研发及新冠病毒疫苗临床试验,有力支持了国家和地方的疫情防控和临床救治工作。


王瑞军指出,广东省疾控中心P3实验室与广州海关P3实验室主要开展检测,科研能力不强,本身任务也很重,无法系统地承担科研任务。“广东在临床方面比较强,但前端基础研究比较薄弱,首先就体现在基础设施的薄弱上,现在必须要开展布局。”


多位人大代表呼吁加强P3实验室建设


5月20日,国家发改委等三部门对外公布《公共卫生防控救治能力建设方案》,着力弥补重大疫情防控救治能力短板。其中在全面改善疾控机构设施设备条件方面提出,实现每省至少有一个达到生物安全三级(P3)水平的实验室。


在全国两会上,不少人大代表都表达了增加建设P3实验室的心声。


周海波在人大会议上提交了《加大高生物安全等级医学研究实验室建设的建议》。他表示,我国高安全等级医学研究实验室不但数量少,而且规模有限,远远无法满足科研需要,制约了各高水平医学院校引进这一领域的高端人才。


“此次疫情中,各高校科研机构虽然有高度热情开展疫情防控科研攻关,但因为实验室配置问题,科研应急能力也受到了制约。”周海波说。


他呼吁,要加大投入,整体布局建设高安全等级的实验室。在高水平医学院、省级区域高水平医院建立若干P3实验室,在疫情暴发时可有效为基础临床服务。


“从这次疫情来看,致病微生物对健康的威胁很大。对广东来讲,建设一定数量的P3及P4实验室非常有必要。”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省微生物研究所名誉所长吴清平说。


长期从事微生物安全与健康领域的研究,他发现,微生物的进化变异很快,细菌的耐药性与致病力越来越强。从4年前开始,吴清平就呼吁加强建设P3及P4实验室,对微生物开展长期系统性支撑性的研究。

微信图片_20200525153931.jpg

蔡卫平代表。南方日报记者 王辉 摄

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感染病中心主任蔡卫平在提交的建议中指出,目前大多数传染病医院无满足生物安全防护条件的临床实验室,难以开展SARS、MERS、Ebola等特殊传染病临床检测项目要求。


他认为,大型传染病医院应设立临床P3实验室,以备疫情时临床检测符合生物安全要求,能正常开展相关检测,减少标本外送引起的潜在风险。


王瑞军表示,广东处于岭南亚热带,是中国的南大门,又处于大湾区,是国际枢纽港、超大型城市,往往是暴发性传染病和输入性传染病的第一站。“无论从大湾区集聚发展还是解决民生需求来看,都需要解决平台和基础设施,必须要有检测能力、快速识别能力和研究能力、应急能力。”他表示。

广东已在规划建设25-30家P3实验室


目前,广东已有不少医院及科研机构正在申请建设高生物安全等级实验室。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院长宋尔卫透露,目前,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正在考虑逐步建P2及P3实验室,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也在申请建P4实验室。全国人大代表、深圳大学校长李清泉也表示,深圳大学正在申请建设P3实验室。

微信图片_20200525154102.jpg

全国人大代表、深圳大学校长李清泉。南方日报记者 王辉 摄

“现在只要谁提出来建,都应该给他建。”王瑞军表示,P3实验室属于“新基建”,广东必须要开展布局。其中,最缺的是能做猴、猪、犬类大动物实验的高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


他透露,目前广东在规划建设的P3实验室约有25-30家,其中至少要有七八家是能够做大动物模型研究的“P3+”实验室。此外,为了顺应未来的生物医药产业发展的需要,广东应该先建一家P4实验室,将来还可以再增加1-2家,分别开展人和动物的模型研究。


王瑞军表示,目前广东省科技厅牵头已经形成了一个P3实验室的规划建设方案。此外,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的P3实验室已经开始建设,广州再生医学与健康广东省实验室也在申请购置移动P3实验室。“希望三年内我们能够解决基本的P3实验室的需求,在5年内至少建成一个P4实验室。”王瑞军说。


李清泉指出,在增加建设布局的同时,也应建立P3实验室资源的共享机制。“建一个P3实验室的投入非常大,如果没有得到充分利用,就会造成资源严重浪费。”


他还强调,需要加强P3实验室的监管。“生物安全实验室的安全关乎到老百姓的健康,万一监管不好,就可能出现病毒泄露等实验室生物安全事故。”


对于P3实验室的建设布局,张政认为要“两条腿”走路。首先,应考虑对现有的P3实验室适当地扩建,增加相关的科研设施设备,扩展其科研、检测和防疫功能,这样能减少成本,运行也更为简便经济。其次,才是在有需要的区域新建P3实验室。


“好的战斗机要有好的飞行员才能发挥作用。”张政建议,P3实验室的建设使用一定要与科研院所结合,还需要培养一个团队,与硬件设施形成共同体。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