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业界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行业新闻>业界动态

中国实验动物学会福利伦理代表团首次访问英国

2015年02月01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实验动物福利伦理专业委员会 作者:实验动物福利伦理专业委员会 责任编辑:admin
摘要:应英国内政部和英国驻华大使馆的邀请,2014 年12 月1 日至8 日,由中国实验动物学会实验动物福利伦理专业委员会孙德明主任委员、岳秉飞副主任委员以及庞万勇秘书长组成的中国代表团对英国进行了访问和学术交流。英国驻华大使馆科技和创新处卫生与社会保障政策项目经理尹鸿静女士陪同了访问。

    应英国内政部和英国驻华大使馆的邀请,2014 年12 月1 日至8 日,由中国实验动物学会实验动物福利伦理专业委员会孙德明主任委员、岳秉飞副主任委员以及庞万勇秘书长组成的中国代表团对英国进行了访问和学术交流。英国驻华大使馆科技和创新处卫生与社会保障政策项目经理尹鸿静女士陪同了访问。
 
    代表团一行抵达英国后,由英国内政部科技司副司长兼实验动物监管处处长Judy MarcArthur Clark 博士在位于伦敦的农场主俱乐部主持了接风晚宴,参加会谈和晚宴的还有英国药监局的评审官员David Jones先生、实验动物监管处政策官员Susan Kohler 女士,以及专程从布鲁塞尔总部赶来的欧盟主管健康技术和化妆品政策的官员Roman Mokry 等。
 
    第二天,英方在英国内政部大楼会议室举行了正式的见面欢迎会,会议由Clark 博士主持。英国内政部次长Lynne Featherstone 阁下首先致欢迎辞,对中英在实验动物福利伦理领域交流所取得的巨大进展表示祝贺,并希望双方进一步加深合作。随后中方福利伦理委员会主任委员孙德明教授致辞,介绍了中国在重视实验动物福利伦理方面取得的进展,对进一步深化双方科技交流,促进国际实验动物福利伦理事业的发展表达了意愿。
 
    出席欢迎仪式的还有英国外交部首席科学顾问办公室主任Patrick Bragoli 先生、英国商务和创新部门的代表、英国实验动物专家委员会的主任委员John Landers 教授、实验动物监管处政策和行政负责人WillReynolds 先生、实验动物首席监督官员Sue Houlton 兽医师、实验动物高级监督官Kate Chandler 博士等20多人参加了欢迎见面会。
 
    Clark 博士做了题为“政府承诺---致力于在科学研究中减少动物的使用” 的报告,介绍了英国实验动物使用的趋势、政府的承诺以及目前采取的行动。英国政府在2014 年2 月制定了一份跨部门的联合计“Workingto reduce the use of animals in research”,即推进3R 原则的使用、使其处于科学研究项目的核心;致力于在全球范围内推进对3R 方法的采纳;在没有可采用的替代性方法时促进对动物使用的理解和认识。英国正致力于提高动物使用的开放与透明度,如调查公众对在科研中动物使用的态度;收集和发表关于科研操作对动物真实影响即动物福利受影响严重程度的数据;由学术界和企业界牵头制定关于开放和透明的协定;由政府部门牵头负责对机密内容的审核、力求达到监管平衡以保留住公众信心。
 
    随后的几天行程,代表团进行了密集的参访和10 多次的座谈交流。
 
    代表团在内政部会见了UFAW(大学动物福利联合会)的首席执行官Robert Hubrecht 博士、Huw Golledge博士,以及英国实验动物专家委员会的主任委员Landers 教授。UFAW 是一家独立注册的慈善机构,致力于开发和推广、通过科学和教育活动改善全球所有动物的福利。Hubrecht 博士介绍了UFAW 在实验动物福利方面的一些科研进展、UFAW 资助的奖学金项目以及一些发表在高影响因子杂志上的有关动物福利的文章。
 
    Hubrecht 博士展望了和中国在实验动物福利方面可能的合作,以及欢迎更多的中国大学加入UFAW 的LINK 项目(即加盟项目),并向孙德明主任赠送了实验动物福利方面的新专著。
 
    在英国国家3R 研究中心(NC3Rs),代表团拜会了NC3Rs 的首席执行官Vicky Robinson 博士、创新和转化部负责人Kathryn Chapman 博士、毒理和监管科学(环境)项目经理Natalie Burden 博士等。Robinson博士介绍了NC3Rs 的管理框架、经费来源(每年的经费约800 万英镑)、运营模式、2004-2014 工作报告以及2015-2025 展望等。Chapman 博士作了题为“Working with the pharmaceuticals and biotechnology industry”的报告,其中关于毒性试验中恢复期动物的设置问题,如药监部门和健康药业公司内部对相关指南关于恢复期动物设置内容的解读以及对相关实验数据等技术及管理上的细节问题也引起了代表团的关注和深入探讨。Burden 博士作了题为“Working with chemicals and consumer products sectors”的报告,与会的专家对化妆品的安全评价、动物实验替代方法的建立和验证等进行了积极的讨论。
 
    代表团还会见了英国实验动物学会的理事长David Anderson 兽医师。Anderson 理事长作了题为“Updateon EU regulation on the care and use of animals in scientific procedures (Directive2010/63)/Overview of the role of LASA/FELASA”的报告,介绍了欧盟实验动物福利指令(Directive2010/63)执行的一些最新进展、英国实验动物学会和欧洲实验动物联合会的概况。代表团对欧盟指令中的一些内容、在欧盟成员国的执行情况和理事长进行了探讨,并交流了实验动物学会在实验动物监管、教育和培训、科研等方面所起的作用。
 
    在实验动物监管处政策和行政负责人Reynolds 先生和实验动物监督官员Hilary Willingale 兽医师的陪同下,代表团拜会并参观了国际著名的葛兰素史克(GSK)公司位于Stevenage 的实验动物设施。参加会见的有其欧洲实验动物高级顾问、大亚洲区政府事务副总裁、责任兽医师(依据法律而任命的兽医主管)、责任动物福利官员(依据法律而任命的动物福利主管)、动物设施负责人等。在该设施,我们见到了超大型号的啮齿类动物笼具,它可以使大鼠小鼠有更大的生活活动空间,包括上下层连体的笼具以及超大型号的IVC笼具。此外,该设施洗刷间设有先进的封闭式的笼具清洗操作间,全部由机器人和洗刷及消毒设备系统完成,使得人员远离动物实验的废弃污物及其生物安全的威胁,有效地保障了从业人员的福利。
 
    当天下午,代表团在英国内政部与英国政府实验动物主管部门官员继续进行座谈和更深入的交流,还重点探讨了英国是怎样起草并实施实验动物相关政策和法规的。英方参会的有实验动物监管处政策和行政负责人Will Reynolds 先生,以及实验动物首席监督官员Sue Houlton 兽医师。他们详细介绍了英国政府有关实验动物的监管体系,即有3 个层面的许可证:设施许可证、项目许可证和个人许可证。根据实验动物监管处2013 年的年报,2013 年全英国本土现有180 个设施许可证、2500 个项目许可证和15000 个人许可证。代表团对英国实验动物管理的具体管理模式以及相关常见多发的“违法、违规”情形,以及查处情况进行了深入的了解,并和英方主管官员进行了讨论。英国的实验动物监管工作是“中央集权式的”。过去也曾将监管权下放到地方,后来发现各地管理的差异较大、效能较低,又收回中央政府集中管理。全国的实验动物管理由内政部科技司实验动物监管处负责统一管理。该处有40 多位官员,其中共有22 位实验动物监管官员(具有兽医师或医生背景的专业人士),他们分片监管,均有各自的“联系单位”,他们无需预先告知就可在常规工作时间进入设施进行监督检查,他们需要对所联系单位的项目进行审查(在单位自己审查的基础上),以决定是否颁发项目许可。为了管理的深入和及时了解情况,实验动物监管处还在每个实验动物单位任命了数量不等的“内部审查员”,配合实验动物的管理。代表团还就项目许可证的监督管理和英方进行了探讨。在英国,所有涉及实验动物的项目,必须经过审查并获得项目许可证。内政部实验动物监管处依据相关法律,被授权执法并颁布相关规定如《实验动物饲养管理守则》、《监督官员依据风险评估进行督查的工作指南》等。
 
    在实验动物监管处政策和行政负责人Reynolds 先生的陪同下,动物福利代表团参观了著名的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实验动物设施。该实验动物设施的负责人Ken Applebee 先生和伦敦圣乔治大学实验动物中心的负责人Glyn Fisher 先生共同接待了代表团一行。代表团参观了啮齿类动物的屏障和普通级设施以及现代化斑马鱼设施。对共同感兴趣的技术和管理议题进行了讨论,如转基因动物的净化、运营成本、资金来源、动物福利措施、动物健康监测情况和实验用鱼的标准化等。具了解,该设施是英方为代表团特意安排参观的英国大学中较为典型的实验动物实施。该设施,人员进出频繁,人员流动性大,动物种类和实验多样化,基因修饰动物已经占大部分。其日常管理和动物福利及生物安全等方面对中国的相关管理有一定的借鉴性。
 
    代表团在内政部大楼,还会见了英国皇家防止虐待动物协会(RSPCA)的首席科学家Maggy Jennings 博士和实验动物科学部副主任Penny Hawkins 博士。Jennings 博士简要地介绍了RSPCA 的宗旨和运行模式,她们的年度经费约1.2 亿英镑,主要是来源于社会捐赠。她介绍了RSPCA,作为一个独特的历史最悠久的动物福利慈善机构,其终极目标是终止动物实验,但和激进的动物保护组织不同的是RSPCA 的策略是通过宣传活动来提高动物福利标准、通过推动立法来提高动物福利、通过调查动物受虐事件和起诉虐待动物者来传递对动物虐待的零容忍、以及通过科研来推行动物福利。她还介绍了动物福利和伦理审查委员会(AWERBs)的一些情况,在英国内政部主管实验动物事务,负责正式的伦理审查和批准,而根据英国法律和欧洲指令,实验动物单位必须建立AWERB。RSPAC 积极参与并推动AWERB 的建立和运行,并发布了一些指南如与英国实验动物学会合作在2010 年出版了《伦理审查的操作规范》。据了解,从1999 年起,RSPCA 组织了伦理审查委员会的非科学家委员和其他委员的一些论坛,提升了伦理审查委员会充分行使其职能的能力。
 
    Hawkins 博士还是英国实验动物专家委员会的一名委员,她介绍了该委员会的一些工作重点,并回答了我们代表团的有关问题,如专家委员会的职责、委员的遴选、经费来源等。
 
    内政部实验动物监督官员Rick Carver 兽医师向代表团简要介绍了他们在审查项目中的一个很重要内容即利弊分析(Harm Benefit Analysis),这是实验动物福利伦理审查中的一个重要的原则性问题。Carver 兽医师将应邀亲赴北京,在明年3 月份举行的第二次中英国际论坛上就此议题进行专题演讲。
 
    代表团还到伦敦以及英国南部的剑桥大学等地进行了参观访问,对英国的传统科技成就和现代科技进步及其完善的管理体制进行实地的感受。目前,在伦敦市内,正在兴建一座新的特大型实验动物设施,主要用于儿童疾病及恶性肿瘤的研究。
 
    在结束英国的访问前,Clark 博士、Carver 兽医师、尹鸿静经理以及Kohler 女士与代表团进行了座谈和深入的交流。英方还举行了欢送晚宴和代表团成员亲切话别。英方详细了解了中国代表团对此次访问的感受。代表团团长孙德明主任首先对英方的周密安排和热情接待表示诚挚的感谢,并总结了此次访问的亲身感受和丰富的收获,对今后双方的合作充满信心。Clark 博士对能邀请到代表团对英国进行访问表示很欣慰,并提请中方对今后的进一步合作进行了展望。孙德明主任提出今后要在办好国际论坛的基础上,加强在实验动物福利、3R 原则、动物实验替代方法等领域的科研合作、信息共享以及互派科技专家和年轻科技骨干交流访问等。Clark 博士表示深有同感,并乐意促成更多的实质性的合作。晚宴上双方还就2015 年国际论坛的议题以及拟邀请的人选进行了商讨。经过商定,《中英第二届实验动物福利伦理国际论坛》将于2015 年3 月17日至19 日在北京裕龙国际酒店召开。
 
    几天的深入交流和实地了解,英国在实验动物管理特别是实验动物福利伦理科技及管理方面给代表团留下了很深刻印象:
 
    英国作为欧盟实验动物福利伦理的倡导国,在实验动物福利伦理管理方面有一百多年的经验积累。本次访问是中国实验动物学会福利伦理委员会成立以来的首次出访。这次访英时间紧、节奏快、内容多。对英国的实验动物监管体系特别是实验动物福利伦理管理和科研方面的先进经验做了较详细的了解,对大学、科研单位和药企的实验动物管理情况进行了了解,还会见了涉及实验动物福利的不同机构的代表,收获颇丰。英国在实验动物管理特别是实验动物福利伦理研究及管理方面给代表团留下了很深刻印象,有以下几点体会:
 
    1、法律法规是实验动物管理和推进动物福利伦理工作的根本保证。英国实验动物管理有明确的法律依据,福利伦理的监管是管理的一个重点,而且有100 多年的管理经验。
 
    我国目前尚无实验动物管理的专门法律。由国务院批准,国家科委1988 年发布的“行政法规”,尚在修订中,我国实验动物管理工作的不断完善尚需更多法律支撑。
 
    2、政府设立主管部门认真履行职责是关键。英国政府主管部门即内政部设有专门的实验动物监管机构和编制。内政部科技司的实验动物监管处有40 多名官员,专门负责全英国的实验动物管理工作。
 
    我国实验动物工作,虽然有主管部门,但尚需完善专门的归口管理机构和编制,及专门的管理人员。
 
    3、审查官员制度。英国设有国家实验动物审查官员制度。目前,实验动物监管处设有22 名负责监管的审查官员,并划片分管,直接进行实验动物设施、项目和从业人员现场的日常监管。各实验动物单位,还设有由内政部实验动物主管机构任命的“内部监督员”,深入配合政府的管理。
 
    我国尚没有专门负责现场管理的监管人员。缺少实验动物管理的最重要的和最后的一个环节。
 
    4、中央集权管理模式。中央政府对实验动物实行中央集权管理,以统一管理执法的尺度来提高管理水平及管理效率。地方政府不再设实验动物管理的机构。
 
    我国实验动物管理有省级地方管理部门,但不健全,一些省份目前还面临着实验动物行政审批监管权力进一步向地市下放或被取消的压力。
 
    5、许可证管理制度。实验动物实行完善的许可证管理制度,分别设有设施许可证、项目许可证、人员许可证三种许可证,缺一不可。由政府主管部门发放和监管。
 
    我国实验动物设施许可证面临着缺乏国家法律依据的尴尬境地,没有项目许可证制度,实验动物的科技立项或科研论文的发表缺少实验动物福利伦理的审查和监管,“人员上岗证”也缺乏国家法律的依据。
 
    6、重视动物福利的研究。政府很重视英国实验动物福利伦理的科技进步和管理水平的提升。国家设有专门3R 中心即“国家实验动物替代、优化和减少中心”,政府每年有专门的财政拨款,目前每年800 万英镑,用于国内科研的资助。
 
    我国没有国家或地方政府设立的专门研究实验动物福利伦理科技的机构,更没有固定的财政投入,实验动物福利伦理领域的科研水平明显滞后。
 
    7、信息公开透明。英国政府对实验动物的依法管理,非常注重公众的满意程度,注重政府管理的信息公开。政府的管理不断在公众信任度和满足科研需求程度方面寻找平衡点。
 
    我国实验动物管理工作,注重实验动物的质量管理。公众对实验动物福利关注度较低。
 
    8、发挥民间组织作用。英国的实验动物福利伦理工作,民间社会组织发挥重要的推动作用。仅“英国皇家防止虐待动物协会(RSPCA)”每年的经费就高达1.2 亿英镑,并辐射国外。
 
    我国的动物福利民间组织刚刚起步,全国性专业组织“中国实验动物学会实验动物福利伦理专业委员会”于2013 年7 月刚刚成立,他们开展工作中都缺少法律和经济上的支撑。少数国外激进的动物保护组织,开始在国内活动,应引起我们的关注。
 
    以上英国上述8 个方面的特色及经验,也是我国实验动物及其福利伦理管理工作较为薄弱的环节,值得我们积极借鉴和参考。
 
    然而,众所周知,我国与英国等西方发达国家在制度和管理体制上存在明显的差异,国情、社会及科技发展水平也不同。对英国的先进经验,需要结合自身实际借鉴和学习,从而建立适合我国国情的动物福利伦理制度。中国实验动物福利伦理代表团成功的首次访问,扩大了我国实验动物福利伦理科技和管理对外的深入交流,对于推进我国实验动物福利伦理工作的深入开展,对于我国第一部实验动物福利伦理国家标准的起草和实施,对即将进行修订的我国第一部实验动物管理条例的修订都有积极借鉴作用和帮助。

       中国实验动物学会实验动物福利伦理专业委员会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