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动物福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研究进展>动物福利

多国立法禁止化妆品动物实验

2016年07月08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今日头条 责任编辑:admin
摘要:目前,世界上多个国家已经禁止了化妆品领域的动物实验。就在近日,澳大利亚政府也宣布,将从明年七月起禁止化妆品原料的动物试验和禁止出售新近做过动物试验的化妆品成品和原料。

拥有超过17亿消费者的30多个国家已经禁止用动物测试化妆品产品和原料,并且禁止新近做过动物试验的化妆品的销售。

多国立法禁止化妆品动物实验

2015年热映的科幻电影《猩球崛起2:黎明之战》讲述了人类拿猩猩做动物实验,最后遭到报复的故事。

实际上,人类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就使用动物做实验,应该说被实验的动物为了保障人类健康、疾病防治和社会进步作出了巨大贡献与牺牲。而近些年,随着动物福利观念与替代实验科技的发展,化妆品领域已经逐渐取消动物实验,越来越多的公众也开始认同,人类的美丽不需要以动物的痛苦为代价。尼尔森市场研究公司曾经做过调查,有57%的被调查者最为关注产品包装上是否有“不用动物实验“这一项声明。同时,43%的受访者说他们愿意多花钱购买不用动物实验的产品。

目前,世界上多个国家已经禁止了化妆品领域的动物实验。就在近日,澳大利亚政府也宣布,将从明年七月起禁止化妆品原料的动物试验和禁止出售新近做过动物试验的化妆品成品和原料。

非动物试验方法研究方兴未艾

1959年,英国动物学家William Rusell和微生物学家Rex Burch联合提出了著名的实验动物3R原则,即替代(Replacement),以无意识的动物替代有意识的脊椎动物并尽量使用科学统计方法;减少(Reduction),减少并控制动物数量至足够的试验量与实验精度;优化(refinement),优化实验过程使被试动物受到最少的伤害。

“凡是减少、优化、代替动物实验的,都叫替代方法,这是一个比较明确的概念。”长期从事替代实验研究的广东检验检疫局技术中心毒理学和功效部主任程树军解释道。

他指出,在现代科学技术的推动下,传统毒理学测试及动物实验面临着现代化的变革,特别是美国科学院《21世纪的毒性测试远景和策略》报告的提出,明确了毒性测试由体内动物研究向体外试验转变的策略。推动替代技术发展的传统动物福利色彩已经淡化,寻找更科学和真实体现人体健康安全评价的测试方法成为其首要目标。

近十几年来,学术界和产业界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开发新的毒性测试替代方法,每年研发和进入验证、认可程序的替代方法非常多,技术创新和标准更新非常活跃。

例如,2013年被认为较难以突破和解决的皮肤变态反应测试,到2015年世界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OECD)已认可并发布了3项体外测试方法,完全可以用于化妆品和化学品的变态反应测试。

“最近几年,世界上许多主要的化妆品市场都对化妆品动物实验问题实行了或者正在考虑制定相应的禁令,公众需求和政策推动力越来越强大。”世界最大的动物福利组织国际人道对待动物协会(Humane Society International)零残忍化妆品项目科技顾问瞿小婷向《消费者报道》记者介绍。(如图1)


中国:进口产品必须进行动物实验

2014年6月,国家药监局关于调整化妆品注册备案管理有关事宜的通告(第10号公告)针对国产“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如洗发液、香水等日常使用的化妆品),去除了产品需要进行强制性动物实验的要求。不过,此次监管条例变动并不适用于进口的化妆品和国内生产的染发剂、止汗剂、防晒或美白产品等“特殊用途化妆品”。此外,该法规的变化没有涉及到产品上市后的抽检,所以目前还无法向消费者保证某家化妆品企业在中国可完全避免动物实验。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目前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要求对进口化妆品和“特殊用途化妆品”进行强制性动物实验的国家,这对中国化妆品的国际贸易也有一定的负面影响。

程树军指出,中国工业界曾错失替代技术全球化的机会,目前正面临消化吸收和二次创新的挑战。

“从全球范围来看,替代实验的技术已经日趋成熟。从动物实验转化为替代实验需要观念上的进一步转变,同时也需要政策上的进一步支持。”瞿小婷强调。

由于仍在采用动物试验进行安全评估,中国化妆品在国际市场遇冷。2016年3月,全国人大代表、军事医学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陈薇建议,应加快推进我国化妆品在动物替代领域的相关研究。

程树军认为,动物实验从来就不是保障产品安全的唯一和不可替代的手段。化妆品公司可以采用很多其他途径进行化妆品的安全评价,如化学和微生物手段用于原料控制、配方设计、工艺控制,运用GMP于生产环节,使用合规的制造程序,采用风险评估或体外测试等等。

从国外的经验来看,许多化妆品公司30多年前就开始废除动物实验,也没有出现大规模或严重的质量事件,反而在没有取消动物实验的中国,化妆品质量事件非常多。可以说,化妆品的安全性与动物实验没有直接的关系。

“具体到中国应该采取全面还是部分禁止,这属于管理层综合各方面因素作出的决策。但是,中国不能游离于全球体系之外独善其身,也不能对于全球法规趋势无视或漠视。至少应制订长短期规划,以及具体实施措施,有序、分步骤推进禁止动物实验。”他补充道。

多组织推动“终止化妆品动物实验”

瞿小婷告诉本刊记者,目前全球已经有六百多个化妆品品牌完全不用动物实验。化妆品本身是一个美好的事物,消费者爱美的同时也热爱世界,关爱动物。加上替代实验科技日新月异的发展,消费者有更多的理由积极购买“零残忍”化妆品。

目前,世界各地有很多组织和机构都开展了相关项目以终止化妆品动物实验。

国际人道对待动物协会(HSI)在全球12大化妆品市场开展了“零残忍化妆品”项目,已经促成了欧盟、以色列和印度颁布法令禁止化妆品动物试验和做过动物实验的化妆品的销售。该项目与2013年进入中国,与国内的动物福利组织、科研机构、管理部门和企业合作,推广零残忍化妆品的理念,推动非动物实验方法的研究和应用。


“跳跃的兔子”(Leaping Bunny)是国际上公认的推广“零残忍”产品的项目,能够确保该项目中所包含的品牌,无论是化妆品或家庭用品,其成品及成分都没有用动物做过试验。消费者可以从该项目的网站(http://www.leapingbunny.org/)下载《全球爱心购物指南》,还可以安装相应的手机APP。

善待动物组织(PETA)有专门的“不做动物实验”的公司名录和“做动物实验”的公司名录,消费者可以在其官网上查阅所购买的品牌是否进行了相关的动物实验。(http://features.peta.org/cruelty-free-company-search/index.aspx


善待动物组织零残忍产品logo
(上图为零残忍产品,下图为不用任何动物成分的零残忍产品)

PETA的数据显示,Tide汰渍、3M、Anna Sui安娜苏、Acqua di Parma帕尔玛之水、Aquafresh 水晶莹、Aramis雅男士、axe斧王、Band-Aid邦迪、Beiersdorf拜尔斯道夫、Boscia博倩叶等数百个品牌仍在进行动物实验。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